当前位置:首页 >> 研究报告 > 专题研究

研究报告

国务院定向降准强化小微企业融资支持 | 东方金诚

发布时间:2017-09-29

作者 | 金融业务部 徐承远  郭妍芳

 

导读

 

9月27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采取定向降准、减税等举措,加大对小微企业发展的财政金融支持力度。具体来看,商业银行涉及小微企业贷款且满足一定条件的,给予定向降准和再贷款支持。同时,扩大免征增值税信贷范围,提高享受免税贷款的额度上限,并设立国家融资担保基金。

 

东方金诚认为,相比之前的定向降准政策,此次定向降准加大了政策优惠力度,进一步向授信额度较低的小微企业倾斜,强化了小微企业融资支持。从金融监管角度来看,国务院的定向降准政策意在引导金融体系资金进一步“脱虚向实”,是金融去杠杆政策有效补充。同时,往年每次国务院提出定向降准,央行都会有相应的政策出台,后期央行或就定向降准方面做出相应的政策部署。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近年来小微企业不良率持续攀升,是银行贷款风险暴露的主要领域,商业银行放贷积极性不高,需要其他的配套政策来分担和管控小微企业信贷风险,以辅助结构化信贷政策的实施。因此,会议决定大力支持发展政策性融资担保机构和再担保机构,设立国家融资担保基金,以支持小微企业融资发展。

 

具体分析如下:

 

01

 

国务院针对中小微信贷业务定向降准是落实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精神的具体体现,加大了小微企业的政策优惠力度,政策导向精准化,有助于强化货币政策的结构性效应,促进小微企业贷款增速和占比进一步提升

 

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特别强调要加强对中小微企业、“三农”和偏远地区的金融服务,推进精准金融扶贫。国务院此次决定定向降准是落实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精神的具体措施。根据央行数据,政策引导效果已开始显现,银行机构对小微企业贷款投放明显增长。截至2017年6月末,小微企业贷款余额达到28.62万亿元,同比增加14.69%,比同期大型和中型企业贷款增速分别高5.52和7.71个百分点。同期末,小微企业贷款占对公贷款(含个人经营性贷款)比重为33.42%,同比增加2.09个百分点,大型企业、中型企业、小微企业贷款占比已呈现三分天下的格局。但也应看到,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难和融资成本高的问题还没有得到有效解决,对中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覆盖面还有待扩大,因此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会特别强调要回归金融本源,引导资金向实体经济和中小微企业倾斜。

 

相比之前的政策,本次支持政策在优惠力度上进行了强化,在政策导向上精准化,能进一步深化小微企业融资支持。具体来看:

 

1)在减税方面将免增值税范围扩大到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同时把免税贷款额度上限提高到100万元,实际降低了银行给小微企业放贷的成本,相应地增加了银行利润,能有效提高银行给小微企业贷款积极性。

 

2)考虑到小微企业相比大中型企业风险更大,银行放贷意愿更低,此次定向降准的授信额度缩小到500万元以下,有助于引导银行为授信额度较低的小微企业提供融资需求,因而是更精准的结构化信贷支持政策。

 

3)此次政策还包括推动国有大型银行普惠金融事业部在基层落地。结合今年5月银监会《关于印发大中型商业银行设立普惠金融事业部实施方案的通知》,银行机构成立专门的普惠金融部门,并把范围延伸到基层,可以有效增加小微贷款的服务网点,刺激小微企业贷款增长提速。

 

02

 

小微企业是近年来银行贷款风险暴露的主要领域,在实施结构化信贷政策的同时,需要其他政策相配合

 

需要注意的是,在宏观经济增速放缓背景下,小微企业由于盈利不稳定、风险较高,是近年来银行贷款风险暴露的主要领域。银行在对小微企业投放信贷的同时,也承担较大的信用风险管理压力,以农商行最明显。由于农商行信贷客户以小微企业为主,其不良率也明显高于其他银行。根据银监会数据,截至2017年6月末,农商行不良率为2.81%,分别高出国有大行、股份行和城商行1.21、1.08和1.30个百分点。因此,在推进结构化信贷政策的同时,还需要其他配套政策来分担和控制小微企业信贷风险。

 

在政府层面,需要进一步增加政策性融资担保基金的数量和服务质量,完善小微企业贷款风险分担机制。同时,在政策制定上精细化,对小微企业进行细分,在产能过剩领域减少支持力度,对科技创新型小微企业加强信贷支持力度。在银行层面,成立专业的小微信贷管理团队,通过全流程、闭环化的风险管控模式,贷前定向筛选、贷中精准评估、贷后持续监测,精确把控和防范小微企业的经营风险。

 

03

 

此次定向降准政策意在引导金融体系资金进一步“脱虚向实”,是金融去杠杆政策的有效补充和扩展

 

受实体经济下滑影响,信贷资产质量下降,近年来商业银行把业务重心转向了债券投资和同业套利链条。以上市银行为例,2014-2016年上市银行资产规模年均复合增长率为11.81%,同期贷款、债券投资和应收款项类投资的复合增长率分别为11.29%、42.88%和31.01%。这样的业务转变,导致资金在金融体系空转,而不能顺利传导到实体经济中,金融体系杠杆不断增加。2017年以来,监管对商业银行资产配置的干预进一步强化,国务院的定向降准决议,在政策导向上和“一行三会”的监管政策一脉相承,都在于引导金融市场的资金向实体经济传导。

 

此外,前期“一行三会”的监管措施重心都在于规制同业业务,而国务院的定向降准正面指向实体信贷,在“脱虚向实”的引导作用上相对更有力度,是金融去杠杆政策的有效补充和扩展。

04

 

从政策联动角度看,往年国务院的定向降准都会伴随央行的相应政策具体落实,预计央行节后或将在定向降准方面做出具体部署

 

从历史经验看,几乎每次国务院提出定向降准相关举措,央行都会相应地制定定向降准政策。2014年至今,央行共推出了7次支持实体信贷的定向降准措施,在此之前都有国务院常关于“加大涉农资金投放、加大‘三农’和小微企业定向降准力度”等决议作为铺垫。其中,2014年4月和6月的两次定向降准,国务院做出决议和央行颁布政策在时间上仅相隔10天左右。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到定向降准,预计央行可能会在节后出台相应的细化方案,近期可关注央行的政策导向。

 

同时东方金诚认为,定向降准并不代表货币政策转向,即使央行后期颁布相应的政策,也只是结构性的信贷政策,当前稳健中性的政策基调和金融监管趋势不会改变。

 

声明:本文是东方金诚的研究性观点,并非是某种决策的结论、建议等。本文引用的相关资料均为已公开信息,东方金诚进行了合理审慎地核查,但不应视为东方金诚对引用资料的真实性及完整性提供了保证。本文的著作权归东方金诚所有,东方金诚保留一切与此相关的权利,任何机构和个人未经授权不得修改、复制、销售和分发,引用必须注明来自东方金诚且不得篡改或歪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