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报告

当前位置:首页>> 研究报告 > 评级研究

研究报告

回顾2017 | 小贷ABS呈较大幅度增长

发布时间:2018-01-05

作者:结构融资部 总经理 郭永刚 分析师 熊晓梦依


Number 1


2017年小贷ABS增长幅度较大


目前,小贷ABS主要在交易所市场发行。2017年1至11月,交易所市场包括传统小贷公司、互联网小贷公司、互联网金融公司等在内的各类小贷ABS的发行规模约为2800亿元,约占当期交易所市场ABS产品发行总量的40%;2016年全年小额贷款ABS发行规模约为900亿元,占比约为20%。无论从发行规模和占比来看,2017年以来小贷ABS均有较大幅度的增长。


从2017年发行数据来看,小额贷款ABS中绝大多数为大型互联网金融公司旗下相关公司发行的消费金融ABS(如蚂蚁、京东系列等),发行规模占比超过90%,传统小贷ABS发行规模占比有所下滑。


Number 2


评级机构严格标准评估新兴小贷ABS


相比银监会体系下长期提供消费金融服务的商业银行、消费金融公司等,小贷公司、互联网消费金融公司个人消费贷款业务运营时间较短。受制于征信数据不完善、消费贷款业务扩张速度较快、同类型资产历史违约/损失数据尚未经历完整周期等因素,小贷公司、互联网消费金融公司目前整体的违约率水平或存在一定程度的低估;同时部分小贷ABS基础资产动态变化(产品设置循环结构)使得预测入池资产未来表现更具有挑战。


因此,在对此类ABS进行评级时,一方面,评级公司会通过设置较为严格的标准评估基础资产信用质量;同时,基于基础资产历史违约/损失率进行更为严苛的压力测试以保障证券的安全兑付;此外还会评估产品的多类信用触发机制对极端风险事件的缓冲程度。


Number 3


场外消费金融ABS产品的特殊性


2017年在地方金融资产交易所等地发行的场外消费金融ABS快速发展。东方金诚有对场外消费金融ABS的资产进行评级经验,对于场内和场外消费金融ABS,东方金诚的评级方法和评级标准是一致的,均是从基础资产信用质量、原始权益人主体信用资质、交易结构合理性、现金流分析及压力测试、参与机构履职能力等方面对产品进行分析。同时,也会考虑到场外ABS产品的一些特殊性,比如:


从发行主体来看,目前交易所市场消费金融ABS的发行主体以消费金融领域龙头、有良好历史运营记录和强大系统支撑的企业为主,而场外类似产品的发行主体资质参差不齐,部分发行主体经营资质较弱,经营策略较为激进、风险控制体系有待完善。


从基础资产质量来看,交易所产品通常约定严苛的入池资产合格标准,严格规范资产合法合规性,同时计划管理人需向投资者详细披露原始权益人、资产池遴选标准、特征及现金流预测分析等内容并进行持续跟踪管理。而场外发行产品由于信息披露环节较为薄弱,贷款对象可能存在多个平台同时借贷、贷款不合规现象(如校园贷、首付贷等),若大量发行场外ABS产品,市场的波动容易造成借款人联动违约,不利于风险分散。


Number 4


监管政策短期内将对网络小贷公司新增ABS规模造成不利影响


消费信贷类ABS的发行主体包括银监会体系下的持牌金融机构(商业银行、消费金融公司等)以及非持牌机构(包括互联网金融平台、P2P借款、现金贷平台等),前者主要在银行间市场发行ABS,而后者主要在交易所市场发行产品。近期出台的相关政策主要针对网络小额贷款公司,银行间的消费信贷ABS受此影响较小,政策对消费信贷ABS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交易所市场发行的互金类产品。


短期内,监管政策将对网络小贷公司新增ABS规模造成不利影响。《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明确网络小贷公司以信贷资产转让、资产证券化等名义融入资金应与表内融资合并计算,即通过资产证券化融资将不能实现监管出表。短期内,《通知》将对以ABS融资为主的互金企业影响较大,目前受《通知》政策影响,交易所和交易商协会暂时暂停了此类消费贷款ABS的发行。网络小贷公司将需要通过增资和逐步降低新增ABS规模的方式来满足监管要求。


从长期来看,持有多类金融牌照的大型互金平台能够通过注资、保理模式或旗下银行牌照主体实现小额贷款业务扩张和ABS融资,监管政策对其影响相对较小。


声明:本文是东方金诚的研究性观点,并非是某种决策的结论、建议等。本文引用的相关资料均为已公开信息,东方金诚进行了合理审慎地核查,但不应视为东方金诚对引用资料的真实性及完整性提供了保证。本文的著作权归东方金诚所有,东方金诚保留一切与此相关的权利,任何机构和个人未经授权不得修改、复制、销售和分发,引用必须注明来自东方金诚且不得篡改或歪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