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报告

当前位置:首页>> 研究报告 > 评级研究

研究报告

2018展望 | 中国绿色债券发行数量持续高速增长,募投项目环境效益显著

发布时间:2018-02-02

作者:绿色金融部 方怡向 王芳 李睿 詹晓青



核心看点

2017年中国绿色债券市场发展回顾与展望


1. 一级市场:绿色债券发行数量翻倍增长,绿色企业债券发行显著提速

 

  • 2017年境内“贴标”绿色债券累计发行114只,与2016年相比,实现发行数量的翻倍增长;2017年境内绿色债券累计发行规模为2049.8亿元,发行规模增速趋缓。

  • 绿色债券跨境发行稳步上升,我国绿色债券国际影响力持续上升。境内主体在境外发行绿色债券10只,发行规模66.9亿美元,境内主体境外发行绿色债券规模大幅提高,进一步提高我国绿色债券的国际影响力。2017年我国境内外绿色债券发行合计共2494.7亿元,约占同期全球发行规模的24.1%,为全球第二大绿色债券发行国。

  • 绿色金融债继续稳居境内绿色债券市场主导地位。2017年境内绿色金融债发行数量翻倍,发行主体由大型股份制银行向中小型银行转变,各地城市商业银行发行绿色债券的参与度明显提高。

  • 非金融企业绿色债券发行主体多元化趋势明显,实体企业通过发行绿色债券为绿色项目直接融资的比例大幅提高,其中,绿色企业债的增速最为显著。

  • 绿色债券发行地域持续扩大,2017年绿色债券发行地区包括24个省区,其中14个地区新发行首单绿色债券。发行主体半数为地方国有企业,发行主体和债券信用等级较高。

 

2. 募投项目预期环境效益显著,清洁能源和清洁交通领域备受青睐

 

2017年,中国境内“贴标”绿色债券整体资金投向清洁能源和清洁交通领域比重较高。其中,绿色金融债主要投向清洁交通以及生态保护和适应气候变化领域,分别占28%和24%;非金融企业绿色债的资金投向主要集中在清洁能源领域,占比33%。

 

募投项目预期环境效益显著。根据东方金诚统计,2017年境内发行的104只“贴标”绿色债券中,共65只债券明确披露了预期环境效益,募投项目所产生的环境效益预期可实现节约标准煤6992万吨/年,减排二氧化碳18084万吨/年,减排二氧化硫252万吨/年,减排氮氧化物22万吨/年,减排颗粒物9581万吨/年,减排化学需氧量(CODCr)12万吨/年,减排生化需氧量(BOD5)14万吨/年,减排氨氮2万吨/年,处理固体废弃物849万吨/年,节约用水1568万吨/年,治理河道375公里,造林面积可达3254公顷。

正文如下


2017年随着监管政策的日渐完善,中国绿色债券市场朝着规范化的方向稳步发展,绿色债券发行数量和发行规模持续增长,为传统企业绿色转型升级提供强大的驱动力,推进我国经济的绿色转型。


 

绿色债券一级市场情况回顾


(一)发行数量持续高速增长,发行规模增长趋缓

 

2017年我国境内外绿色债券发行合计共2494.7亿元,约占同期全球发行规模的24.1%[1],是全球第二大绿色债券发行国。

 

中国境内“贴标”绿色债券累计发行114只[2],与2016年(53只)相比,实现发行数量的翻倍增长,其中信用债券和利率债券类型累计发行104只,规模1906.3亿元;“贴标”绿色资产支持证券10只,规模143.6亿元;境内总体发行规模与2016年基本持平。2017年境内整体新发行债券规模40.8万亿,绿色债券发行规模占新发行债券总发行规模的0.5%,未来的增长空间较大。从年内绿色债券月发行规模走势来看,各月发行额波动较大(图1)

 

境内主体在境外发行5只绿色债券,发行规模66.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44.9亿元),较2016年增长71.5%(图2)。其中,中国工商银行“一带一路”绿色气候债券由国际气候与环境研究中心CICERO提供第二意见,并成为迄今唯一获得CICERO“深绿”最高评价的中资发行人。

 

640.webp.jpg

640.webp (1).jpg

 

相比于2016年,中国绿色债券2017年发行规模与2016年发行规模基本持平,发行规模增速趋缓,但发行数量实现了倍增,平均单只规模下降近50%。其主要原因是在国家绿色发展战略导向和绿色金融政策的大力驱动下,绿色发展和绿色投融资理念的推广,中小企业通过绿色债券融资积极性大幅提高。东方金诚认为,随着国家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战略和绿色“一带一路”战略的推进,以及绿色金融体系的进一步发展与完善,绿色产业投融资需求将持续快速增长,未来绿色债券发行数量仍将持续保持高速增长态势。随着绿色投融资理念的进一步普及,越来越多的中小型企业将成为绿色债券发行的主力,绿色债券发行总规模或将长期保持稳定增长趋势,绿色债券单只发行规模或将呈进一步下降趋势。

 

(二)债券类型:债券品种更加丰富,绿色金融债占主导地位,绿色企业债增速显著

 

2016年到2017年,各类别绿色债券发行数量均有明显提升,“贴标”绿色债券品种更加丰富,其中,天津国投津能发电有限公司发行了首只绿色短期融资债券,发行期限为1年;北控水务(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发行了首只绿色ABN,第三方认证机构对其基础资产和资金投向的绿色项目进行了“双认证”;铜陵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发行了首只绿色创投债券,募集资金全部用于绿色产业投资基金的注资,支持其以股权投资方式促进绿色企业全生命周期的发展;四川纳兴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发行了首只非公开发行绿色项目收益债,募集资金用于林下经济综合利用项目。

 

从各类别绿色债券发行数量和规模来看,绿色金融债占据境内绿色债券市场的主导地位,在发行总规模、发行数量及平均单笔融资规模上都高于其他各债券类型(见图3、表1)。2017年绿色金融债发行数量为44只,发行规模占比60.2%,与2016年相比发行数量同比上升了100.0%,但发行规模同比下降21.9%,平均单只绿色金融债发行规模同比下降61.0%[3]。2017年各地城市商业银行及农村商业银行发行绿色债券的参与度明显提高,绿色金融债的发行主力也由少数大型股份制银行向更多的中小型银行转变,2017年发行的绿色金融债中,各地城商行、农商行的发行规模占比53.0%,而2016年城商行、农商行发行规模仅占比11.4%。2017年非金融企业绿色债券发行规模共计815.6亿元,比2016年提高了72.7%。其中,绿色企业债的增速最为显著,2017年绿色企业债发行数量为21只,是2016年的4.2倍,发行规模为311.6亿元,是2016年的2.1倍,发行规模占绿色债券总体发行规模的14.8%,是2016年的2.1倍[4],环保类企业通过绿色债券为绿色项目直接融资的比例大幅提高,有助于实现企业的绿色转型升级。

 

东方金诚认为,2017年财政部和税务总局相继发布的《关于延续支持农村金融发展有关税收政策的通知》以及《关于支持小微企业融资有关税收政策的通知》明确了金融机构向农户、小型企业、微型企业及个体工商户发放小额贷款的税收支持,未来城商行、农商行发行绿色债券的意愿将持续升高。非金融企业绿色债券方面,随着绿色债券政策红利及五省区绿色金融改革试点的推动,地方政府支持绿色金融的力度不断加大,越来越多的企业参与到绿色金融中谋求绿色发展,发行主体多元化趋势明显。同时,在银行贷款收紧,监管趋严,再加上我国资产证券化比率较低的背景下,资产证券化产品或将成为企业的理想融资渠道,东方金诚预计,未来几年内绿色ABS和绿色ABN预期将实现高速增长,发行规模存在巨大的增长空间。

 

640.webp (2).jpg
640.webp (3).jpg

 

(三)发行场所:银行间市场占主导,深圳交易所绿色债券发行破冰

 

通过对2017年境内发行的104只“贴标”绿色债券进行分析可发现[5],银行间债券市场依然是绿色债券的主要发行场所,其发行数量与发行规模均居首位,与2016年相比在发行数量上有明显的提升(同比提升106.67%),但发行规模有所下降(同比下降15.6%)。从单只发行融资规模来看,银行间市场发行的绿色债券平均单只融资规模22.6亿元,是上海交易所单只融资规模的2.0倍,是深圳交易所单只融资规模的5.0倍。2017年深圳交易所绿色债券发行破冰,发行规模36.4亿元;2017年跨市场发行的绿色债券数量共计16只,是2016年的3.2倍,发行规模是2016年的1.9倍。东方金诚认为,在生态文明体制改革和绿色金融战略的驱动下,经济结构调整、产业技术升级将持续深化,未来或将有更多的非金融实体企业通过绿色债券融资作为工艺升级和环保升级的资金来源,随着非金融实体企业发行绿色债券意愿的提升,未来交易所发行绿色债券数量和发行规模占比或将持续提升。

 

640.webp (4).jpg

640.webp (5).jpg

(四)发行地域:绿色债券发行地域范围持续扩大,多地新发首单绿色债券

 

2017年绿色债券发行地区包括北京、江苏、广东等在内的24个省区,其中北京市发行绿色债券29只,发行规模为888.5亿元,江苏省发行绿色债券17只,发行规模为180.0亿元,北京市与江苏省累计发行绿债数量与规模分别占绿色债券总发行数量和规模的44.2%和56.1%。多地区新发首单绿色债券,详见表3。

 

自五省区绿色金融改革试点方案落地以来,全国各地积极响应,探索推进地方绿色金融发展的途径。据东方金诚不完全统计,除了五省区绿色金融试点外,青海、内蒙古、福建、天津、北京等13个省(市)发布了地方性绿色金融发展规划及实施意见,地方政府通过发展和完善绿色金融体系,驱动地方产业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促进地方绿色可持续发展意愿强烈。东方金诚预计,在地方发展绿色金融的政策导向驱动下,绿色债券发行地域将持续扩大,未来中西部和一些欠发达地区会有更多的企业通过绿色债券融资。

 

640.webp (6).jpg

 

(五)发行主体:五成发行主体为地方国有企业,主体和债项信用级别较高

 

2017年绿色债券发行主体覆盖地方国有企业、中央国有企业、公众企业、民营企业、中外合资企业以及外商独资企业(图5),其中地方国有企业发行52只,占总发行数量的50.0%,中央国有企业发行27只,占总发行数量的26.0%。

 

与2016年相比,地方国有企业绿色债券的发行数量占比有明显的提升。根据Wind二级行业分类的统计情况来看,绿色债券发行主体的行业类别包括银行、公用事业、资本货物、多元金融等领域,其中银行和公用事业占比最高,分别占36.6%和23.1%。银行业类别中,城市商业银行和政策性银行为绿色债券的主要发行主体,合计占比92.1%;公用事业类别中,主要以电力为主,占比69.6%。

 

640.webp (7).jpg
640.webp (8).jpg

 

信用级别方面,2017年境内“贴标”绿色债券发行主体和债券信用等级普遍较高,其中主体和债券等级中AAA级占比分别为36.5%和42.3%,AAA级和AA+级合计占比分别达63.5%和67.3%。与2016年相比,2017年AAA级别的发行主体和债券信用等级占比有所下降[6],分别下降了29.7%和28.3%,其他各信用级别均有所提升。

 

东方金诚认为,随着发行绿色债券的企业参与度的提升,绿色债券的发行主体将更加多元化,更多的中小企业或低信用级别的主体将通过绿色债券市场发债融资,绿色债券发行主体信用等级和债券信用等级的分布也将与债券市场整体信用级别分布趋同。

 

640.webp (9).jpg

 

(六)第三方认证评估:采用第三方绿色认证评估成市场主流

 

经统计分析,市场发行的114只绿色债券中有89只采用第三方绿色认证评估,占绿债发行数量的78.1%,有效地提升了绿色债券的认可度和透明性。其中,“17融和绿色ABN001”为全国首单基础资产和募投项目均为绿色项目的“纯双绿”资产支持票据;“农盈2017年第一期绿色信贷资产支持证券”为全国首单“双认证”绿色信贷资产证券化产品,经过中债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和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双重绿色认证,确保入池资产贷款均用于绿色企业、绿色项目或绿色用途。

 

2017年12月央行、证监会联合发布的《绿色债券评估认证行为指引(暂行)》正式将绿色债券评估认证行为纳入了监管和自律框架,从机构准入和资质条件、业务承接、业务实施、报告出具以及监督管理等方面作出了全方位要求,强化了对绿色债券发行人的约束和绿色债券标识的管理,将大幅提高绿色债券发展的规范性,并提高绿色评估认证对市场参与各方的有用性。东方金诚预计,随着第三方认证评估业务的规范化,采用第三方认证的绿色债券比例将进一步提升,同时,随着债券通的推进,以及中国绿色一带一路战略的推进,绿色项目的跨境投融资需求预期将持续扩大,绿色债券跨境发行预期持续稳步增长,或将推动我国绿色债券第三方评估认证业务流程、规范、标准与国际接轨。


 

绿色债券资金投向与环境效益

(一)资金投向

 

1. 绿色债券整体资金投向:清洁能源和清洁交通领域投资比重较高,补充营运资金等用途大幅减少

 

根据绿色债券发行的募集说明书以及第三方绿色认证评估报告等公开信息,东方金诚对2017年境内“贴标”绿色债券资金投向进行整理统计(图7)。2017年境内发行的104支绿色信用债券中,除去非公开发行的绿色债券以及尚未披露募集资金使用情况报告的绿色金融债以外,有明确资金投向的共计76只,已投放资金规模为943.7亿元,占104只绿色信用债券发行总额的49.5%。从整体募集资金投放分布来看,各领域均有所涉及,其中清洁能源领域投资比重最高,其次是清洁交通领域,其他各领域分布较均衡。与2016年相比,2017年绿色债券募集资金投向清洁能源领域占比提高124.1%,投向清洁交通领域占比提高59.4%;同时,2017年募集资金投向项目建设比例明显提高,补充营运资金等用途减少。

 

640.webp (10).jpg

 

2. 分债券类型资金投向:绿色金融债投向主要集中在清洁交通以及生态保护和适应气候变化领域

 

考虑到银行发行的绿色金融债发放绿色信贷是融资后再匹配项目,企业发行非金融企业绿色债是通过已有绿色项目直接融资,二者资金投放过程有所差异,因此对绿色金融债和非金融企业绿色债分别进行统计分析。2017年非金融企业绿色债发行60只,有明确资金投向的有42只,募集资金规模共计557.9亿元。2017年绿色金融债共发行44只,其中已披露募集资金使用情况报告的有34只,已发放绿色贷款金额391.2亿元,绿色贷款余额482.8亿元。图8显示:非金融企业绿色债券资金用途主要集中在清洁能源和节能领域(资金投放占比合计达45.6%);绿色金融债资金用途主要集中在清洁交通以及生态保护和适应气候变化(资金投放占比合计达52.2%),其他领域分布较均匀。

 

640.webp (11).jpg

 

(二)绿色债券环境效益

 

东方金诚分析整理目前绿色债券市场上的募集说明书以及第三方认证报告等公开信息发现:2017年境内发行的104只“贴标”绿色债券中,共65只债券明确披露了预计产生的环境效益,通过与2016年发行的49只“贴标”绿色债券中17只债券所披露的环境效益进行比较,发现2017年发行的绿色债券预计产生的环境效益与2016年相比有了显著的提升(见表5)。

 

640.webp (12).jpg



 

绿色债券市场发展展望


2017年绿色债券发行数量持续高速增长,增长率超过100%,发行规模增速趋缓。东方金诚预计,2018年中国绿色债券市场将继续保持健康的发展势头,对绿色债券发行的监管将更加完善。

 

1. 绿色债券监管体系更加完善,推动绿色债券市场规范发展

 

2017年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发布的《非金融企业绿色债务融资工具业务指引》及其附带的《绿色债务融资工具信息披露表》(M.16表)和《绿色评估报告信息披露表》(GP表)明确了绿色债务融资工具信息披露的要求,提高了不同绿色债券之间信息的可比性;央行、证监会联合发布的《绿色债券评估认证行为指引(暂行)》对绿色债券评估认证机构的机构资质、业务承接、业务实施、报告出具、监督管理等方面作出了具体要求,将大幅提高绿色债券发展的规范性,有望将绿色债券市场引入持续健康发展的快车道。通过这一系列举措,加强对发行人的监管,能够有效防范“漂绿”风险。预期未来五年绿色债券政策导将趋于强化,对债券发行人的责任和绿色要求将普遍性提高,甚至成为强制性义务。

 

2. 绿色债券发行主体和发行地域更加广泛,企业绿色发展意识普遍提升

 

2017年14个地区新增发行首单绿色债券,绿色债券发行地区已达27个省区,发行主体所处行业也呈多样化趋势。在五省区绿色金融改革试点的示范效应以及各地区积极参与绿色金融创新的尝试下,绿色债券发行地域将持续扩大,中西部地区或将有更多的企业尝试通过绿色债券融资。同时,预计未来绿色债券发行主体将实现两个方面的转变:一方面,绿色金融债发行主体将由大型银行转变为地方城市商业银行和农村商业银行,支持更多中小企业的绿色转型发展;另一方面,更多的实体企业将积极参与非金融企业绿色债券的发行,实现绿色资金对绿色项目的直接支持。

 

3. 绿色债券类型呈多样化发展趋势,满足不同发行人的融资需求

 

从2017年绿色债券的发展趋势来看,未来绿色债券创新品种将引起越来越多发行人的关注,绿色短期融资债券、绿色ABS、绿色ABN等债券类型发行量将持续增大,以满足不同发行人的融资需求。另外,境内主体境外发行绿债、境外主体境内发行绿色熊猫债的规模将不断增大,服务于我国绿色债券市场与“一带一路”项目的对接,进一步提升中国绿色债券市场的国际影响力,成为全球绿色债券市场的重要力量。

 

4. 境内主体境外发债明显增多,绿色债券跨境发行预期将持续增长


从境内主体境外发行绿色债券的情况来看,绿色债券的境外发行将继续保持上升态势。同时,随着“债券通”的上线,扩大了中国债券市场的对外开放,中国“一带一路”项目需要对基础设施项目进行大规模的投资,也为绿色债券在国内外的发行提供了巨大的机会;随着跨境绿色债券的发行,或将开放境外绿色债券认证机构的绿色认证评估业务,使境内绿色债券市场出现“双绿色认证”。

 

注:

[1] 根据CBI的统计,2017年全球绿色债券发行规模为1555亿美元

[2] 其中“G17光水1”原简称“17光水01”,2017年7月21日发行,2017年12月28日被认定为绿色债券,债券简称变更为现名

[3] 2016年平均单只绿色金融债发行规模为71.8亿元

[4] 2016年绿色企业债发行规模占绿色债券总体发行规模的7.1%

[5] 鉴于绿色资产证券化债券和境外绿色债券的特殊性,下文中若无特殊说明,主要针对境内104只“贴标”绿色信用债券和利率债券进行统计分析

[6] 2016年绿色债券主体和债券等级中AAA级别占比分别为52%和59%

 

声明:本文是东方金诚的研究性观点,并非是某种决策的结论、建议等。本文引用的相关资料均为已公开信息,东方金诚进行了合理审慎地核查,但不应视为东方金诚对引用资料的真实性及完整性提供了保证。本文的著作权归东方金诚所有,东方金诚保留一切与此相关的权利,任何机构和个人未经授权不得修改、复制、销售和分发,引用必须注明来自东方金诚且不得篡改或歪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