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报告

当前位置:首页>> 研究报告 > 评级研究

研究报告

国际观察 | 意大利大选产生“悬浮议会” 欧洲政治风险仍然可控

发布时间:2018-03-07

作者 研究发展部副总经理 王青

事件

2018年3月6日,意大利大选结果初步揭晓,中右翼政党联盟取得领先地位,得票率为37.3%。具有退出欧元区(“退欧”)倾向、奉行激进民粹主义立场的五星运动党得票率为32.4%,成为排名最高的单一政党。由于没有任何一个政党联盟或政党达到众议院绝对多数,本次大选产生“悬浮议会”。

基本判断


东方金诚认为,“悬浮议会”意味着意大利新政府需要由不同党派联合组建。鉴于政策立场差异明显,中右翼联盟和中左翼联盟组建“执政大联盟”的难度很大,五星运动党联合其他主流政党组建新政府的可能性也较小,新政府组建将面临难局,不排除进行第二轮大选的可能。尽管意大利大选后政治不确定性上升,但考虑到“退欧”不是本次大选的焦点议题,经济复苏势头渐强对极端民粹主义形成压制,包括五星运动党在内的“疑欧”派立场有所软化,本次大选后意大利启动“退欧”公投、引发欧元区解体的风险偏低。


详细分析如下

Number 1


大选产生“悬浮议会”,意大利新政府组建面临难局

本次大选结果显示,当前意大利政坛呈“三足鼎立”格局:中右翼联盟得票率为37.3%,其中右翼政党“北方联盟”得票率为17.6%,前总理贝卢斯科尼领导的意大利力量党获得14.1%  的选票;奉行激进民粹主义立场的五星运动党得票率32.4%,成为排名最高的单一政党;前总理伦齐领导的中左翼联盟得票率为23.4%。这一结果与选前民调基本一致,体现了“欧债危机”后意大利民粹主义力量抬头、左右两翼主导的传统政治格局受到冲击的现实。


根据意大利选举法,在众议院首轮选举中得票率达到40%的政党或政治联盟,将获得议席总数中630个议席中的340个议席,即通过“奖励多数”方式取得议会超过半数的席位,从而组建新政府。鉴于当前未有单一政党或政党联盟跨过40%的得票率门槛,本次大选实际上产生了一个“悬浮议会”,从而给新政府组成带来重大不确定性。


根据各主要党派的政策立场,未来组建联合政府难度较高,不排除进行第二轮投票的可能。首先,在长期奉行保守主义立场的中右翼联盟中,“北方联盟”具有反移民和“疑欧”倾向,与传统上“亲欧”和支持移民融合政策的中左翼联盟分歧很大,组建“执政大联盟”的可能性偏低;而且中左翼联盟中民主党领导人伦齐在大选后已经宣称,该党将在下届议会中担任反对党。作为新近崛起的民粹主义政党,五星运动党具有鲜明的反移民、反欧元色彩,其激进的政策立场意味着它很难和其他传统政党结盟。意大利选举法规定,如果在首轮选举中任何政党或政党联盟均未达到40%票的支持率,则由首轮选举中得票率名列第一与第二的两大政党或政党联盟进行第二轮投票。东方金诚判断,如果联合组阁失败,意大利有可能组织新一轮选举,该国的政治不确定性将被延长。


Number 2


经济复苏势头对激进民粹主义形成压制,大选后意大利启动“退欧”的可能性较低


意大利是欧盟创始成员国之一,也是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前期该国经济复苏乏力,银行业困境难解,同时南部海岸移民危机日益深重,民众对本国政府以及欧盟的不满情绪升温,以五星运动党为代表的欧洲怀疑主义开始抬头。鉴于此前五星运动党支持率持续走高及其具有明显的反欧元色彩,本次意大利大选引发了关于欧元区解体风险的广泛关注。但东方金诚认为,基于以下三点原因,短期内意大利“退欧”可能性不大,欧洲政治风险依然可控。


首先,“退欧”不是本次大选焦点议题。竞选阶段,各政党领导人主要针对公民收入、税改、养老金及就业等经济议题,宣传本党立场,做出相应承诺。其中五星运动党主张通过为失业者提供保障金等方式“提高公民收入”,降低个人所得税及中小型企业税,逐步废除包括提高退休年限内容的《养老金改革法》,增加就业稳定性等。由此可以看出,“退欧”不是本次大选的核心议题。五星运动党领导人迪马奥在“退欧”立场上也有所软化,宣称“就意大利是否脱离欧元区的全民公投是强迫欧盟改革的最后手段”。这意味着即使五星运动党联合其它政党取得执政地位,短期内发起“退欧”公投的紧迫性也并不高。


其次,近期欧洲和意大利经济回暖,“疑欧”与激进民粹主义在欧洲大陆处于退潮阶段。2017年以来,全球经济转入周期性复苏,意大利所在的欧元区经济明显回升。2017年欧元区GDP增速达到2.4%,较上年改善0.6个百分点,创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新高;同期意大利经济增长1.6%,亦较上年提升0.7个百分点,达到近七年以来最高增长水平。在经济复苏动能增强的同时,与选民利益最直接相关的失业率亦出现明显下降,2017年末意大利失业率降至10.9%,较上年同期下行了约1个百分点。预计未来两年,包括意大利在内的欧元区经济复苏、失业率下降势头仍将得以保持。


考虑到前期欧洲大陆“疑欧”、民粹主义情绪主要由经济低迷引发,近期经济复苏态势增强实际上对包括意大利在内的欧洲各国激进主义政治倾向起到了釜底抽薪作用。我们看到,在2017年以来先后举行的荷兰、法国和德国大选中,虽然民粹主义政党有所表现,但依然难以撼动传统政党的主导地位,“疑欧”与激进民粹主义在欧洲大陆整体上进入退潮阶段。五星运动党尽管在本次意大利大选中成为得票率最高的单一政党,但牵头组建新政府的难度很高,支持其发起“退欧”公投的民意基础已经削弱。东方金诚判断,即使进入第二轮选举,传统的中右翼或中左翼政党胜出的概率也较大。    


最后,市场风险指标显示,意大利大选引发的欧洲政治风险依然可控。反映市场风险预期的意大利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与德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间的利差近来略有上升,但整体上仍处于低位。特别是与2016年12月意大利宪改公投时期——当时伦齐政府提出的公投议案被否决,意大利“退出欧元区”可能性上升,其主权信用风险加大——相比,利差水平明显较低。这表明,本次大选引发的欧元区解体风险与上一次宪改公投相比较小。


640.webp.jpg


声明:本文是东方金诚的研究性观点,并非是某种决策的结论、建议等。本文引用的相关资料均为已公开信息,东方金诚进行了合理审慎地核查,但不应视为东方金诚对引用资料的真实性及完整性提供了保证。本文的著作权归东方金诚所有,东方金诚保留一切与此相关的权利,任何机构和个人未经授权不得修改、复制、销售和分发,引用必须注明来自东方金诚且不得篡改或歪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