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报告

当前位置:首页>> 研究报告 > 评级研究

研究报告

国际观察 | 美联储年内第二次上调利率 国内存在小幅“跟随加息”可能

发布时间:2018-06-19

作者 |  研究发展部 副总经理 王青


事件

2018年6月14日,美联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上调25个基点,达到1.75%至2.0%。这是2015年12月以来美联储连续第7次上调政策利率,也是2018年以来的第2次加息;同时公布的利率预期点阵图显示,2018年美联储还将有2次加息,较上期点阵图增加1次。


基本判断


近期美国就业数据走势强劲,通胀中枢已升至美联储目标水平,支持其采取加息行动。预计2018年美联储还将有2次加息,结合其“缩表”规模大幅上升,今年美联储货币收紧步伐显著加快,继续引领全球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我们判断,本次美联储加息后,央行择机实施“跟随加息”的可能性较高,主要原因包括:小幅上调公开市场政策利率有助于推动货币政策转向价格型调控,保持中美利差处于适度水平,并与全球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基本同步。预计年内伴随美联储进一步采取加息行动,央行将大概率保持“跟随加息”节奏。


具体分析如下:


一、近期就业、通胀数据支持美联储加息决定,市场对此预期充分

鲍威尔今年2月就任美联储新任主席后,美联储继续坚持渐进式加息路径,其中就业和通胀数据变化仍是决定加息节奏的关键因素。5月美国失业率降至3.8%,处于2000年以来的最低点,表明劳动力市场已进入充分就业状态。短期内随着经济动能增强,失业率仍有望进一步小幅下行。在通胀方面,5月美国CPI与核心CPI(消费者物价指数)同比增速分别升至2.8%和2.2%,继续保持近3年以来的上升势头;而美联储关注的通胀指标PCE(个人消费支出平减指数)在3月和4月连续处于2.0%,已达到美联储设定的政策目标。此外,伴随劳动力市场收紧,近期美国薪酬增速达到2.6%左右,预示未来通胀水平还有进一步上升空间。正是基于以上数据所预示的货币政策前景,市场对美联储本次加息已有充分预期。加息行动宣布后,美国和国际资本市场表现平稳。


二、2018年美联储货币收紧步伐加快,继续引领全球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

值得关注的是,美联储在会后声明中删除了“联邦基金利率仍将相当长一段时间保持在当前低位”的表述。而最新公布的利率预期点阵图显示,2018年利率中值落在2.4%,这意味着下半年美联储还将有两次加息行动,预计宣布加息的日期将分别为9月27日和12月20日。这一结果较3月点阵图增加1次,表明美联储正在加快升息节奏,全年加息次数将较2017年增加1次。考虑到2018年美联储“缩表”规模将达到4200亿美元,远高于上年的300亿美元,这意味着今年美联储货币收紧步伐加快,继续引领全球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预计2018年将会有更多经济体加入升息行列,欧盟也很可能在年底终止量化宽松政策。


三、本次美联储加息后,国内存在小幅“跟随加息”可能

央行行长易纲已明确表态,针对“美联储将加息这个问题,我们看中国的货币政策主要是依据国内经济和金融形势,我们要进行综合考量。”基于近期国内宏观经济金融形势以及央行主要政策目标,尽管央行在6月14日的公开市场操作中并未上调利率,但仍可能稍后择机小幅上调包括逆回购、MLF(中期借贷便利)等公开市场操作利率5—10个基点,即实施小幅“跟随加息”。


首先,适度上调政策利率有助于推动货币政策转向价格型调控,及时引导市场预期

央行在《2018年第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强调,“在货币政策调控中更加注重价格型信号及其传导,探索实施价格型调控和预期管理。” 2016年下半年以来,我国货币市场利率中枢出现了显著抬升。2018年5月银行间市场7天回购利率(R007)加权均值为4.68%,较2016年5月提高了170bp。而2018年5月央行7天逆回购利率仅为2.55%,不仅远低于货币市场利率水平,而且较2016年5月仅提高25bp。由于公开市场政策利率长期低于货币市场利率,且基准存贷款利率一直保持在历史低位,造成央行市场化利率调控和传导机制效率不高,金融机构之间流动性分层明显,银行体系出现“存款搬家”现象。此时适度上调公开市场政策利率,可以收窄其与货币市场利率之间的利差,增强公开市场政策利率对货币市场利率的传导作用。同时也能向市场主体传递货币政策稳健中性信号,平衡前期数量型“降准”操作可能引发的市场对央行政策方向的误解,及时引导市场预期,约束非理性融资行为,抑制房地产泡沫,降低宏观杠杆率


其次,适度小幅上调国内利率,能够保持中美利差空间,有利于人民币汇率保持基本稳定

当前中美十年期国债利差降至70bp左右,已略低于90bp上下的“舒适区间”,而且也显著低于近3年来110bp的平均水平。4月中旬以后,美元指数再度转强,阿根廷比索、土耳其里拉等新兴市场货币大幅贬值,人民币汇价也面临一定下行压力。此时小幅上调政策利率,能够增强市场对人民币未来走势的信心,提升外汇市场应对美元大幅波动的能力。


最后,央行小幅上调政策利率,也能够与全球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保持基本同步,防范可能的溢出性风险

当前全球主要经济体均先后步入稳定复苏轨道,这也意味着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各国普遍推行的低利率政策正在接近尾声。美联储已于2015年末率先加息,并已开启“缩表”进程。2017年英国、加拿大和韩国等发达经济体先后开始加息。进入2018年,印度央行也启动了四年来的首次加息行动。在全球货币政策整体收紧的大趋势下,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需要在利率调整方面与全球货币政策走向保持基本一致,并将之纳入全球宏观审慎政策框架,防范可能发生的资本外流等溢出性金融风险。


2016年以来,除了2017年6月美联储加息,央行并未跟进以外,历次美联储上调联邦基金目标利率后,央行都上调了以逆回购、MLF等为代表的公开市场政策利率予以跟进(其中2016年12月美联储加息后,央行选择隔月跟进,即在2017年1月实施利率上调)。可以预期,年内伴随美联储进一步采取加息行动,央行也将继续大概率保持“跟随加息”节奏。